JianXia.mp3

Sunday, April 15, 2007

Stun

晚,参加了一个婚宴。由于现在身不由己,必须谈音乐,所以晚宴的其他细节就不提了。

主人家请来了乐坊、共六位妙龄少女和一位十来岁的小妹妹表演。我正嘀咕着要不要上台唱我的“饮歌”之际,一听她们开唱,马上打消了念头。她们唱得是不错,可是米高峰是便宜货,喇叭又“爆”了。上台,是自取其辱。

她们又唱又跳,卖力演出,但掌声还是稀稀落落,她们也难掩失落。


其实,唱歌最大的快感,是能够令原本不在意者,在刹那停止所有的动作,全神的聆听歌者的表演。
照片中、正在香港演艺学院进修的吟晶,就有这种“stun”住所有人的功力。回想第一次听她独唱时,虽然已经一起练歌一段时间,还是张大了口呆了良久。翻看她在演唱会的影片,还真想在YouTube替她宣传宣传。

11 comments:

edwin said...

是不是方德宇结婚了?他的太太我也认识。

Anonymous said...

看來兄台自視甚高。

文中先提及「正嘀咕着要不要上台唱我的『飲歌』之際,一路聽她們開唱,馬上打消了念頭」,行文至此,本人還以為是兄台自愧不如。

但是,筆鋒一轉,卻說「她們唱得是不錯,可是米高峰是便宜貨,喇叭又『爆』了。上台,是自取其辱」!

原來,辱,乃因「米高峰是便宜貨,喇叭又『爆』了」!

同意嗎?

Anonymous said...

對不起,上文未提及兄台主題:Stun。

Super Saiyan 3 said...

Edwin, 是一位朋友远嫁芙蓉,她的父亲是留台的,所以吟晶的叔叔恰巧在场。

anonymous兄,对的,辱,乃因「米高峰是便宜貨,喇叭又『爆』了」!其实,随后上台的嘉宾都不很满意,主人家的宗亲会代表更是一开声就说米高峰不好,要跟司仪对换,但换了、唱了还是继续抱怨。

其实,我对米高峰的要求不算高了。照片中的那一类米高峰,最便宜的要两千马币。

自視“够高”的话,我会上台把一千人通通stun掉,管他什么破米高峰。。。。

兄台行文流畅,条理分明,不知大名可否见告?

蓝月 said...

曾经到Klang出席一位远亲的婚礼。

文化震撼。

Super Saiyan 3 said...

请蓝月赋诗一首,描述震撼情景。

好点了吗?:)

HanadaSiau said...

能够当场把我stun住的歌手的确不多。。

蓝月 said...

没好多少,一躺下仍无法呼吸。

我想,我需要48小时,
从忙乱疯狂的生活消失,
让身体借着新鲜空气慢慢痊愈。

诗?我不会,但就是很震撼。
可能没有想到同样是婚礼,
差异却那么大。

你有看过 My best friend's wedding 这部电影吗?

新加坡的婚礼,比较像西方的那一方式,比较自我。相比之下,Klang的那场婚礼,好像在作秀。

或许是我不习惯吧。I was really quite amused, but I know I shouldnt. It's just a matter of different culture.

Anonymous said...
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a blog administrator.
Super Saiyan 3 said...

如果还是不好的话,请假修养,不要勉强。

影片还没看过。各地风俗大异其趣,现在我们的婚礼,一般都会有一表演,上星期我到的婚礼,侍应“女郎”竟要走台步(真的走过二十米的舞台)出场。。。。

Anonymous said...

為何樓上的樓上會被刪掉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