JianXia.mp3

Saturday, December 29, 2007

梨水清

書房看見父親打到一半的文稿,順手就把文稿打完。原來,那是老作協會長替父親新書寫的序。

作協會長說起來是父親的小學校長。父親的華文,正規教育只讀到小六,以後就一直都讀英校,說起來,父親數十年來的自修華文,多少可以說受作協會長的影響。

幾個月前,父親寫了一篇關於作協會長的文章,原來,作協會長當時僅教導父親作畫,而數十年後他對父親這位學生的記憶,還是一位比較會畫畫的學生。

作協會長年屆八十,閒來還會在報上寫寫特稿。每一次讀他的文章,略嫌俗氣,可是深思之後,還是覺得通情達理。比對時時見在報上故作高深、而其實說的是歪理的另一位記者「作」家,層次還是高得多。

來看看作協會長的文句:

這位大仁大義的外交使節(卓還來),不惜捨生救護華裔同胞性命的不平凡抱負,英名不朽,萬世流芳,遺愛人間的歷史價值,何其重要。

我就對「遺愛人間的歷史價值」有點意見,覺得有一點怪。

「決心除暴安良的勇士荊軻刺秦王」

我也覺得荊軻除暴安良有點怪,因為畢竟荊軻也是去殺人的。

3 comments:

色辣芬 said...

“另一位記者「作」家”指的是谁?

nottyboy said...

以前看過他的一本創作,雖然很俗,但是跟生活很貼切.. ;)

Super Saiyan 3 said...

芬,你的旧同事之一。

nottyboy,是的。他的作品不少,偶尔还在报上看见他的作品。